Home_The Chinese Seal Engraving professional website_Virtual Micro Studio
Virtual Micro Studio
會員登入  
真微書屋印學資料庫__點閱率62.1499412086234%篆刻年歷1051-1911__點閱率7.77857855221651%琳瑯滿目的數位化印譜__點閱率23.0630143693106%篆刻講座-方寸有情__點閱率1.81033340742093%當代篆刻家專區__點閱率3.05409381079914%真微書屋&黃嘗銘__點閱率1.74179605114607%真微書屋篆刻印學網__點閱率0.40223994923748%回首頁繁簡轉換後回首頁
 
 印學在線>篆刻年歷>依年代瀏覽>年代檢索>沈樹鏞印庫搜尋  

 依年代瀏覽
 -- 隨機瀏覽
 -- 年代檢索
 -- 年代搜尋
 依人物瀏覽
 搜尋篆刻年歷
 關於篆刻年歷
 篆刻年歷書籍版
 篆刻年歷數位版
 索引檔下載

 
2011年1月1日起,本單元全面開放與《篆刻年歷1051-1911》全書相同的內容。
《篆刻年歷1051-1911》全書內容如有未盡事誼,請多利用真微印庫搜尋/瀏覽。
沈樹鏞(均初).1832 ∼ 1873
沈樹玉共有 43 則沈翰
頁次   1  2   3  
1832

沈樹鏞(均初).一歲/一八七三年卒。南匯(上海市)人。字均初、韻初,號鄭齋。齋堂為漢石經室、寶董室、靈壽華館。咸豐九年進士。嗜金石書畫,收藏甚富。精鑒別,嘗與趙之謙合纂《寰宇訪碑錄》。/之48
真微書屋註:按趙之謙於所刻〔悲翁審定金石〕、〔松江沈樹鏞攷藏印記〕、〔沈樹鏞〕三印分別款稱沈氏為「沈均初同年」、「均初仁兄同年」、「均初同年」。此「同年」應非是「同歲」之稱,而是「同榜」之謂。查沈氏係咸豐己未(一八五九年)成舉人,而趙氏該年亦恩科鄉試中舉。

全文與《篆刻年歷1051-1911》書籍版1832年之048則相同。

1858

錢松(耐青).五十二歲/為沈樹鏞(均初.廿七歲)刻〔沈樹鏞印〕長方回讀白文印。本印與〔韻初〕正方加框白文印為對印。邊款為【韻初屬,叔蓋仿漢。】/之118

全文與《篆刻年歷1051-1911》書籍版1858年之118則相同。

☉-1,扣點數 1 點,可讀放大影像
1858

錢松(耐青).五十二歲/為沈樹鏞(均初.廿七歲)刻〔韻初〕正方加框白文印。邊款為【戊午十二月,叔蓋。】/之119

全文與《篆刻年歷1051-1911》書籍版1858年之119則相同。

☉-1,扣點數 1 點,可讀放大影像
1859

沈樹鏞(均初).廿八歲/咸豐己未成舉人。/之265

全文與《篆刻年歷1051-1911》書籍版1859年之265則相同。

1861

胡震(鼻山).四十五歲/為沈樹鏞(均初.三十歲)刻〔韻初所得金石文字〕正方白文印。邊款為【辛酉十月,鼻山刻。】/之27

全文與《篆刻年歷1051-1911》書籍版1861年之027則相同。

☉-1,扣點數 1 點,可讀放大影像
1862

趙之謙(撝叔).卅四歲後/為沈樹鏞(均初.卅一歲後)刻〔均初所得〕長方朱文印。邊款為【均初屬,悲盦製。】/1862﹢/之91
真微書屋註:趙之謙於同治元年,因妻女之死,悲痛至極,更號「悲盦」。翌年春,與胡澍先後到達北京,並與先一年到北京的沈樹鏞相會,待了三年左右,積極蒐羅研究金石碑版之學。此印應是此期間所刻。

全文與《篆刻年歷1051-1911》書籍版1862年之091則相同。

☉-1,扣點數 1 點,可讀放大影像
1862

趙之謙(撝叔).卅四歲後/為沈樹鏞(均初.卅一歲後)刻〔沈均初收藏印〕正方朱文寬邊印。邊款為【悲盦為均初模古鏡詺。】/1862﹢/之92
真微書屋註:趙之謙於同治元年,因妻女之死,悲痛至極,更號「悲盦」。翌年春,與胡澍先後到達北京,並與先一年到北京的沈樹鏞相會,待了三年左右,積極蒐羅研究金石碑版之學。此印應是此期間所刻。

全文與《篆刻年歷1051-1911》書籍版1862年之092則相同。

☉-1,扣點數 1 點,可讀放大影像
1862

沈樹鏞(均初).卅一歲/入京都。/之101

全文與《篆刻年歷1051-1911》書籍版1862年之101則相同。

1863

趙之謙(撝叔).卅五歲/為沈樹鏞(均初.卅二歲)刻〔松江沈樹鏞攷藏印記〕正方白文印。邊款為【取法在秦詔漢鐙之間,為六百年來模印家立一門戶。同治癸亥十月二日,悲盦為均初仁兄同年製并記。】原印今藏於浙江君匋藝術院,青田石。/之82

全文與《篆刻年歷1051-1911》書籍版1863年之082則相同。

☉-1,扣點數 1 點,可讀放大影像
1863

趙之謙(撝叔).卅五歲/為沈樹鏞(均初.卅二歲)刻〔靈壽華館收藏金石印〕正方朱文印。邊款為【均初藏石十餘年,悲盦始為刻此,同治二年十月十二日也。】原印今藏於浙江君匋藝術院,青田石。/之84

全文與《篆刻年歷1051-1911》書籍版1863年之084則相同。

☉-1,扣點數 1 點,可讀放大影像
1863

趙之謙(撝叔).卅五歲後/為沈樹鏞(均初.卅二歲後)刻〔靈壽華館〕正方白文印。邊款為【法鄐君開褒余道碑,為君初刻,悲盦記。】原印今藏於浙江君匋藝術院,青田石。/1863﹢3 /之85
真微書屋註:趙之謙於同治元年,因妻女之死,悲痛至極,更號「悲盦」。翌年春,與胡澍先後到達北京,並與先一年到北京的沈樹鏞相會,待了三年左右,積極蒐羅研究金石碑版之學。此印應是此期間所刻。

全文與《篆刻年歷1051-1911》書籍版1863年之085則相同。

☉-1,扣點數 1 點,可讀放大影像
1863

趙之謙(撝叔).約卅五歲/為沈樹鏞(均初.約卅二歲)刻〔靈壽華館〕正方朱文印。邊款為【靈壽華館,家撝叔為沈均初內翰所刻也,當時未署款,今為魯盦所得,屬余志之,俾後之覽者,知所寶貴焉。丙子冬,叔孺記。】原印今藏於杭州西泠印社。/1863±/之86

全文與《篆刻年歷1051-1911》書籍版1863年之086則相同。

☉-1,扣點數 1 點,可讀放大影像
1863

趙之謙(撝叔).卅五歲後/為沈樹鏞(均初.卅二歲後)刻〔均初所有金石之記〕長方細朱文印。邊款為【悲盦製為均初。】原印今藏於浙江君匋藝術院,壽山凍。/1863﹢3 /之87
真微書屋註:趙之謙於同治元年,因妻女之死,悲痛至極,更號「悲盦」。翌年春,與胡澍先後到達北京,並與先一年到北京的沈樹鏞相會,待了三年左右,積極蒐羅研究金石碑版之學。此印應是此期間所刻。

全文與《篆刻年歷1051-1911》書籍版1863年之087則相同。

☉-1,扣點數 1 點,可讀放大影像
1863

趙之謙(撝叔).卅五歲後/為沈樹鏞(均初.卅二歲後)刻〔沈樹鏞〕正方白文印。邊款為【漢銅印中最安靜者,為均初同年摹,悲盦。】/1863﹢3 /之88
真微書屋註:趙之謙於同治元年,因妻女之死,悲痛至極,更號「悲盦」。翌年春,與胡澍先後到達北京,並與先一年到北京的沈樹鏞相會,待了三年左右,積極蒐羅研究金石碑版之學。此印應是此期間所刻。

全文與《篆刻年歷1051-1911》書籍版1863年之088則相同。

☉-1,扣點數 1 點,可讀放大影像
1863

趙之謙(撝叔).卅五歲/為沈樹鏞(均初.卅二歲)刻〔樹鏞審定〕正方加框白文印。邊款為【悲盦作此,有丁、鄧兩家合處,癸亥。】原印今藏於浙江君匋藝術院,壽山白。/之89

全文與《篆刻年歷1051-1911》書籍版1863年之089則相同。

☉-1,扣點數 1 點,可讀放大影像
頁次   1  2   3  


資料與《篆刻年歷1051-1911》
一書同步.2001年4月16日出版
全頁無阻點瀏覽狀態
未設定  說明  設定
閱讀凡例